化作千风=_=

一松girl,三男推,杂食,主吃年中,三男右

*年中,ichichoro,自觉避雷

*ooc

*全是车,单纯的想日轻

*我和十六真的已经快饿疯了

*有缘再修改


夏天了,少吃点肉,会上火



我开车的时候从来都是一次开完,不会分开发,因为分开发我就会咕咕咕,我觉得卡肉是不道德的(虽然全篇都是肉)。是的,这就是我除了车以外没有完整东西的理由×

群里的赌博

蒸朋一×女囚轻

自设

街角的那间工作室的大门常年紧闭着,一年到头也没有几个人肯驻足往里瞧上两眼。尽管门面几乎称的上简陋,但却是确实的工作室。轻而易举的就能推开那扇大门,空气中黄铜气味浓郁的程度像极了在手中被蹂躏至不堪入目的已经过熟了的芒果。

窝在房间角落里,指尖不断摆弄着齿轮的年轻技师擦了擦额角的汗。马上就好了,再过不久,那个女孩子就要来了,一松抓了一把后脑勺那些疏于打理的乱发。莫名想到上次那人坐在自己旁边,一脸浅淡的看着自己摆弄那些工具时那头秀发不经意间划过自己指尖的触感。

差太远了。

洗了把脸稍微冷静了下的一松看着自己的脸又联想起那人曾和自己说过的话,一松看着镜子里自己逐渐通红的耳朵,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随手把毛巾搭在盆边,刚走几步又折了回来,把垂在一边的毛巾拿起来仔细的整理好挂起来——这也是受那个人的影响,对于生活越来越轻子管理化这件事,一松并没有觉得火大,反而从各方位而言极其受用。

就快要来了。

轻子推开自己那扇门的时候穿着成套的制服,无框眼镜下的眼睛没有丝毫波澜。请问您是技师先生吗?轻子是这么开口的。一松惊讶于竟然有人会推开这扇门,更惊异于少女的美丽,在心里吐槽了个遍之后才缓缓开口。啊,是的。

在那之后她开始成为这里的常客,为的是看自己送来的那只老旧的钟表被修复到了什么地步。渐渐地开始对一松的生活也有了些许涉足。我这里钟表不维修的,这话一松没有说出口。其实两天就能修好的,这话一松也没有说出口。桌上的那只钟表已经被修复完毕,只等她过来取走了,尽管已经尽了全力拖延修复的时间。

修好之后可能以后都见不到了。一想到这个,一松心里就像有个疙瘩,反反复复,万千丝绪都纠成了疙瘩团,偏偏心思又不受控制,像只撒了欢的猫玩毛线团一样老是去试图抓几下那团疙瘩。

她总是看着一松房间中那只年长的钟,那是他刚接触这项技术时所做出的第一只钟,尽管没有以后的作品那么漂亮,却对一松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有一次,她对一松说,这只钟,非常的漂亮,是这个房间里她最喜欢的东西。当时的一松摸了摸心口,最终也没说出一句话。

她就快要来了。街道里有些吵,一松也没去管,因为她就快要来了,其他的事情都和自己无关。

一松听到街道中央传来警察的呵斥声,但他没去管,一松听到民众的讨论声,听到人们讨论着女囚的恶毒行径,真是吵啊,嘈杂之中,枪声结束了所有的喧闹。终于安静了——

一松听见路人玩味的说着刚才的女囚手里拿着一枚齿轮,一松抬了抬头,那只挂在墙上的钟在不起眼的位置缺失了一枚齿轮。真是的,弄到哪去了,轻子可是最喜欢那只钟了,得赶紧装上才行。

一松知道,那齿轮肯定是无意间掉了,可能是太久没有保养的原因。但手上却没有拿起自己房间里大小各式的齿轮,一松摸着那只刚修好的钟表,轻拭去上面的湿润。

“哪里来的水啊,湿成这样我怎么交给轻子啊,我真没用啊,她再过一会就要来了。”

街角的那间工作室的大门常年向外大敞着,门面极其简陋,甚至看不出一间工作室该有的样子,偶尔有人驻足往里瞧上两眼,里面只有一个年轻的技师,一遍又一遍的拿着一只精美的钟表修来修去,有人想买下那只精美的钟表,他只是说,这是轻子小姐托我维修的,她再过不久就要过来取了。

end

感觉有生之年看到年中tag内容激增,已经!满足了!感谢此家太太的无私奉献,猛男落泪.jpg

感性年中民在线产粮,

各位年中民,

想要一个沟♂通年中的地方吗?

真的饿的不行了吗????

左右通吃,

求求你们看看我,

看这里→→群聊号码:799619584

占tag抱歉!!

因为谁也不肯画,
所以最后自己描了图
非常适合速度了hhhhhhhhhhhh
是描图,是描图,是描图,重要的话说三遍
hhhhhhhh

@铃木为
  其实犹豫了几天要不要发,因为我发现别的小仙女发出来的照片都好好看,我好像画风不太一样。但是最后还是决定发出来。

  其实无为老师的微博也有在偷偷视奸,大概应该说明目张胆,有时候还会评论一下乖巧的等评论hhhhhhhh虽然听起来像变态,但是请不要嫌弃我。

  从开始说准备制作就一直在期待了,对纸质书真的喜欢的不行,每次翻开来都能咀嚼出不一样的味道。

  年中是最让我舒服的一对,不管是怎样的相处模式,黄暴也好,安定也好,总觉得毫无违和感,能看到这本总觉得很感动。

  在我的心里无为老师是一个内心纤细的人,觉得像一松一样纤细,所以才会把年中的距离感和亲切感描绘的细致又明确。

  年中很适合be,很适合不完美的故事或是背景,性格迥异,但骨子里确是一样的人。这是我在无为老师笔下所感受的。

  无为老师的自画像真的超可爱hhhhhh

试图和无为老师结婚失败的我(bushi)永远喜欢无为太太,请今后也一直喜欢年中!

拍照技术不太好不要介意,年中真好!

我死前听到的故事(上)

*死神一×花精灵轻
*之前发的那个的文字版
*角色死亡注意(虽然就死一会??)


“辛苦了,初次见面,如你所见我是死神,你的寿命已经尽了,麻烦配合,我接下来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还请麻烦快一些。”

“蛤?”看着这个穿着不知道什么时代的黑色斗篷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我房间里的人,我安静如鸡的听着他说完这一堆客套话之后,好奇的问出了声。

“请问您刚刚说什么?能麻烦再说一遍吗”

“啧”那人咂了咂嘴,“不能,你要死了,我来带你走的,你听懂没,要写遗书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大哥,大晚上的别闹好吗,你大晚上穿成这样私闯民宅要干嘛,我报警了啊。”

他又咂了一声嘴巴,我看见他在空中抡了一下他那把明晃晃的长镰刀,却并没有袭击我,而是从怀里掏出来了一个小本子“XXX,生于XX年,27岁,将于2018年4月3日凌晨4点3分去世,死因是熬夜猝死。”

“嗯,意外的具有说服力呢。好吧,因为这个死因我相信你了。”理由实在是太让人信服,让我不得不相信他,说实话,我之前就觉得我会猝死,这结局也许还不错?

他的眼睛看起来像是没睡醒一样,半睁着瞥了我一眼“信了的话就赶紧准备准备,你还有半个小时,要写遗书写遗书,要打电话打电话,想和男朋友打个诀别炮的话也请随意,除了将死之人都看不到我的。”

“前提是我得有男朋友啊,遗书电话什么的也不用了,我都是一个人生活的,倒不如说一直等着死的这一天呢,现在死了也是解脱啊”随手在手机上敲击着屏幕,告诉店长明天起就不再去工作了的事情。以我单身多年的手速很快就编辑好了一条挑不出毛病的短信并按下了发送键。

“死神大人啊,我有个不情之请啊”

“都快死了哪来这么多事”死神咬着他的鲨鱼牙,用着很坏的语气,但却示意我接着说,意外的是个好人呢。

“我啊,活了27年都没有找到男朋友,没有谈过恋爱哦,死神大人你应该活了很多年了吧,能不能给我讲讲你的爱情故事呢,我很好奇你们这些活的很长的人的爱情是怎么样的呢。”

看到他张口像是要拒绝的样子,我连忙冲着他双手合十“求你了,我就剩20多分了,不完整的人生好歹让我听个完整的故事吧”

“我的爱人是个男人,我不会讲故事,而且很无聊的,你还要听吗?”

“那不是更好吗?”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死神给我讲的真是一段漫长的爱情故事......

成为死神已经过了几百年了,一松逃避着工作,并不是因为不敢或是对将死之人有着什么要不得的情感,一松只是单纯觉得很麻烦,对着那群无聊的人类,他连调戏的欲望都没有。今天也绝妙的逃避着工作,找个好地方睡觉才是真正应该做的。

离冥界应该已经很远了,一松远远地看到一片碧绿,走进了一看,才发现满满的全是绿色的花,完全的是一片花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大片灌木林。还真有趣,特意长在这么偏远还开着这么引人误会的花,一松莫名觉得这片不起眼的花海可爱极了。找了个好位置一松就躺下打算补觉。

“没见过的生物呢,唔,这个可有点危险呢。”察觉到有未知的气息向自己接近,一松警惕了起来,他感受到那人的手正试图越过自己的脸,想也没想的一把抓住在脸部上方的手腕,睁开双眼的一瞬间,一松从对上的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整片花海,翠绿的眸子里干净的不染一丝杂质。爱情大概就是在那时候开始生根发芽的。

“喂,小鬼你想干嘛?”

“您的镰刀太危险了,我想帮您收起来来着。”

清亮的声线,让一松联想到深海里美人鱼的高声吟唱,眼前的人看起来也就15、6岁而已,纤细的手腕插在腰间,脸上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刚才开始一直勾动着自己视线的眼睛直直的瞪着自己。

真是可爱。

“这东西不会对植物有伤害的,只会收取人类的生命而已。”

“收取人类的生命?您是死神先生吗?”

“是的啊,那么你是什么呢?”

“我?我是花的精灵哦,我的名字叫做轻松,是在这片花海中刚刚诞生不久的花精灵哦”

“诶,花精灵打扮这么羞耻来着?我以前看到的都是假的吗”一松上下打量着眼前只围了一圈树叶的精灵,暗叹这尺度是真大,居然一点的都没有被和谐掉,该说幸好是小孩子吗。

被问到的轻松对此也羞涩的很,“因为,那个,我才出生不久啊,还不是很懂这些事情,衣着什么的也没有办法啊。”

一松觉得再保持这样的氛围说话总觉得哪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想了想从自己的神器口袋里掏出了一件白衣,那是椴松前一段时间送给他的,说什么不要一年到头全都是黑漆漆的,开什么玩笑,一个死神穿的白的像个天使,会被人笑掉大牙的吧。由于这样的原因,这件衣服就被一直放置了。

“诶?可以收下吗,我还是第一次收到被人送的东西呢,死神先生你是好人呢,我会好好珍惜的!”

小屁孩杀伤力这么大的吗?一松难得脸色微红,眼睛也飘向一边,“嘛,反正放在那里也没有什么用啊,你喜欢就好。”食指轻挠着一边脸,该怎么形容呢,已经普通的喜欢上了!总觉得会被当成恋童癖啊,超不妙的。

细心地帮轻松穿好衣服 ,按着翅膀的大小在衣服上开了洞,不得不说,椴松的爱好虽然比较奇怪,但是品味还是很好的,虽然衣服还不是很合身,但是精灵嘛,很快就会长大的,而且倒不如说这样顺着挽起来的地方看到的风景更有味道。

美其名曰带涉世不深的小精灵熟悉世事,三天两头就往花海里一钻,实际上对可爱的小精灵总是进行这样那样的调戏,本来就经常偷懒的死神在工作上更加懈怠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养花精灵,妙啊,有时候也会有些色情的想法,但是小精灵实在是太单纯了,让我们几百岁的死神先生也不忍心下手。

“死神先生,你知道吗?我们花精灵诞生的意义是为了守护这个诞生了自己的地方哦,我们尽管性别样貌能力都不同,但我们所做的事情其实都是一样的哦”一松在花海里枕在轻松的腿上眯着眼睛听着他讲话。

不经意间,自己没事就往这边跑已经持续三个月了。小精灵的身体已经可以撑起那件衣服了,而随着身体的成长,一松已经经常看着轻松瘦削的腰身看的出神。

“死神先生?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那轻松你的能力是什么呢”

已经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实在是一大进步。

“是治疗哦,我不太喜欢我的能力呢,因为只要用了的话,就代表着有人受伤了,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用不到这个能力呢”

“说的也是呢,轻松是个温柔的人呢”摸着轻松柔软发丝的时候,他会乖巧的任他揉搓个痛快,看着那张动不动就涨红的脸,一松经常心猿意马。

就像被下了蛊一样,每天去见轻松已经成了一松的日课,一天看不到就别扭的不行。认识一年左右的时候,轻松看起来已经和自己年龄差不多了,也就是说基本不会再继续成长了。但是整个人还是比一松要瘦上一圈。

“但是死神先生别看我这样,其实我还是挺强的呢”

“自意识吗”

“才不是啊!!”

右手攥成拳头作势要打一松,却被突然坐起的一松反握住手腕,随即拉进怀里,眼前的面容突然被放大了几倍,轻松甚至能感觉到热气喷洒在自己脸上,香甜的气味一直萦绕在一松鼻尖,花精灵的气味都是这样好闻的吗?花海的中心,新生出来的淡紫色鸢尾花的花蕾正在悄悄开放。

花海一直都没什么人来,唯一的常客就是一只穿着黑面紫底斗篷的死神。偶尔也有好事的青年情侣来这片新奇的花海求爱来以表创意。轻松有的时候会帮他们,有的时候也会帮着估量适不适合在一起,一松总是说他一个花精灵还做起了牵红线的工作,但轻松对此乐此不疲,别人在得到幸福的时候自己也得到了快乐,何尝不可呢,一松虽然表面上很不屑,但是倒也没有捣乱,因为他觉得,他这样也很快乐。只是经常会提起,下次把我们也用红线吧,然而这样的快乐却只持续了五年。

有些时候有些不怀好意的人会过来,轻松说附近的村子里有一个传说,传说在这片花海里有着宝藏,是一位湖神留下的,传说中曾经有一位掌管水源的女神在这里死去,而这片花海就是死去的女神幻化而成的,说到这里的时候,轻松笑的一脸天真,“既然花海是女神变成的,我又是花海变成的,也就是说我就是女神的化身了?”一松说你哪有个女神的样子。轻松也只是痴痴地笑着,可爱的要命。顺带一提,轻松收拾起人来,还真挺可怕的,一松如是说。

一松对那个故事里的女神没有什么兴趣,但是那个故事里的女神总是让他联想到另一个故事,一个湖之女神与梦魔相爱最后两人因为堕天最终一起赴死的故事。不是什么好故事,但是一松曾经爱极了这个故事。一松也给轻松讲过这个故事,轻松则是不出意外的也非常喜欢,是了,别人喜不喜欢不重要,我和你都喜欢就行了。

快乐崩溃的开始是在某一天清晨,一松来到花海的时候,湿润的空气里除了夹杂着青草味外还带着浓郁的血腥味。一松头皮发麻,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循着血腥味在花海的入口发现了倒地流血不止的男人。男人颤抖发出求救声。

一松犹豫了一下,觉得如果自己不帮,那之后被轻松发现可能自己也没好果子吃。做出了决定的一松把人扛在肩上,向花海中心走去。“轻松你看一下他,倒在外边,还救得回吗”

一身血的模样着实把轻松吓了一跳,连忙俯下身查看那人的伤势。“还好,还有的救,他应该感谢你。”

绿色的光芒凝聚在手掌上,将手掌轻覆上男人腹部的伤口,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复原着。这是一松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

“轻松,你好厉害啊,你......”

抬头看见的是轻松愈渐苍白的脸,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

“好了不要再继续了,已经可以了”一松开始急了,男人身上也只剩下了皮外伤,意识开始渐渐恢复,朦胧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明起来,“精灵......”

“我送他出去,你先等着我,我有话要说”一松尽量保持着冷静,拎起躺在地上的男人就向外走去,早知道这样的话还不如不救,这样还不如被骂一顿来的好。

等一松回来的时候轻松正躺在刚才的地方闭目休息,一把把人拉进自己怀里,“你是笨蛋吗,你那根本就不是治疗啊,白痴啊,你吓死我了”脑袋隔着衣服蹭着一松的胸膛。

“是伤势转移啦,就是把对身体的损伤程度转移了,伤口不会转移。他那个伤是实在太重了,不用这个的话不行啊,对不起啦。休息一天就会好的。”

“你简直是......唉,刚刚一瞬间我都在想要是你死了我该怎么办。”

“我不会死的,我可是精灵啊,和这片花海是命运共同体的,只要他在我就会在。”

抱着轻松休息了一个上午,轻松的气息终于看起来好一点了,一松决定留下来到轻松恢复为止,但是死神那边的消息不断地传来,最后竟然让十四松来接他,被十四松拉着也不想撒开轻松的腰,一松总觉得走了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但终究还是拗不过十四松的蛮力被强行拖走了,走之前还恭敬地向轻松鞠了个躬,“我们出发了,轻松哥哥。”

“十四松,你刚才叫他什么?”

“轻松哥哥啊”

“为什么要这么叫?你比他大得多吧”

“你们在一起了不是吗,还是说嫂子比较合适”

“嘁,那下次就叫嫂子吧”

一松一身疲累的回来时已经是黄昏了,西边的火烧云鲜艳的如同染血,天空之下亦是烈火燎然,贪婪的火舌跳跃欢呼着舔舐每一颗花草,一松疯了一般的冲向大火中央,想要看到那个人平安无事,想要看到那个人再对自己露出笑颜。拜托了,想要原来那样的生活啊。

然而映入眼帘的是遍体鳞伤的精灵,生生被从根部剜掉了翅膀,早上救下的男人站在一旁低着头不说一句话,旁边的大汉正拎着那对为卖个好价钱而完整砍下的翅膀笑着称赞着这对翅膀有多好。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宝藏,传说里的那个宝藏大概就是应属于自己的那只精灵的翅膀,多可笑啊,轻松,你才是那宝藏啊。

一把扯下遮挡人类视线的斗篷,镰刀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开始了单方面屠杀。不是勾魂的镰刀,而是被附着了力量的利刃。肢体和血液混乱的飞舞着,带走了天边的最后一抹光亮。还有一个,鲜血顺着刀尖往下流,一松一步一步走向那个男人,“等等,饶命,我是因为欠了赌债才不得已这样,你听我......”

“谁会听你解释啊,把轻松的半条命给我还来啊”手起刀落,没有一点犹豫。一松踉跄着走向轻松,沾满鲜血的手颤抖着缓缓抚上柔软的面颊,想看清轻松现在是怎样的表情,但是满眼的泪水让他的视线模糊的看不清眼前的人。

“轻松你等等,我这就去找椴松,他一定有办法的。”一松想抱起他,但轻松却拽住了他。

“没用的,我不是说过吗,我是花精灵,从这里诞生,就注定了和这里同生共死,这里已经这样了,我也差不多走到尽头了。”

“你不是说你不会死的嘛,你给我好好活着啊”一松紧抱着他,嘶吼到浑身发抖,眼泪不停落下来砸在轻松的身上。“不要啊,不要啊,别丢我一个人啊”

明明白天才说好的啊......

“死神先生,其实你不是一个人啊,其实我知道,十四松椴松他们你都是很珍惜的,他们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需要他们,我更需要你啊......

“你总说自己一个人,但是你每次提到他们的时候都是很开心的。”

我会变得坦诚的,不要死啊......

“还有啊,工作不可以偷懒啊”

“别说了......”别说了......

“如果可以的话请再这里种一片鸢尾吧,你来了之后开的一片鸢尾真的很漂亮。”

如果不是和你一起那还有什么意义......

“轻松,我是死神,你变成灵魂也不要紧的,到时候就一直陪在我身边吧”

陪在我身边啊,不要走啊......

“我是精灵啊,本就是没有灵魂的,死掉的话大概会被分解的返还天地吧,也就没法进入轮回了,啊,这份女神的赐予,我还真是无福消受啊,这么快就要收走了,她是不是讨厌我啊,你看”

顺着轻松的眼睛看去,一松看到轻松的脚正一点点化为光晕消失。

“轻松我喜欢你啊,不要走啊,留下来啊”

“不是单恋真好呢,我也喜欢你啊,一松”第一次,他张口叫了他的名字。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一直陪着你啊,如果真的有奇迹,我身体的一部分化成别的形式参与了轮回,不管变成什么,到时候你一定要找到我啊”

“会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一定能一眼就找到你的”

“人为什么都那么自私呢,啊,我要是变成了人类怎么办,我要是也变得那么自私怎么办”

“没事的”一松亲了亲他的额头,“不管你多自私都无所谓只要我们在一起,你多自私都没关系”

轻松伸出已经快要化为虚无的双臂,最后一次抱紧了一松
“呐,一松,最后亲我一下吧”

哭得颤抖的双唇覆上他的,唇上的温热和柔软一如往日,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怀里的人已经消失掉了,抬眼望天,满世界都是那散发着柔光的光点。







最后也没查出来是什么词被屏掉了,但是居然发上来了hhhhhhhhhh

得了一种一旦开始码字就犯困的不知名病症

之前那辆おそチョロ前提的一チョロ车
避雷注意
极度ooc

https://shimo.im/docs/oxONBiwN0Gw8T7wgOOC

23车 (カラチョロ)

 @浯名氏 阿浯的点车

很跳
我也很绝望,昨天晚上困得不行就赶紧发了,白天一看一堆错别字hhhhhhh

瞎几把发车

 

微博走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