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千风

头像:@此处为家
杂食,主吃年中,三男右

牙膏松

#ooc
#买牙膏之后的脑洞
#年中松,一チョロ,避雷注意
#脑子有坑系列

 

  松野一松现在非常困,昨天和兄弟们又一起喝了个烂醉,本来自己是不想喝的,但是自己的第一个哥哥实在是太烦了,一边“一松酱最听话了”“一松酱好厉害”的说个不停,一边一直不停地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想被表扬的自己被哄得昏了头,完全没法拒绝,然后就喝成了这个样子。一松揉了揉眼睛,看了看睡了一地的兄弟们,好像少了一个,从被窝里爬起来然后踢了自己二哥一脚起身向洗手间走去。

“轻松,你在里面吗,我进来了”

打开门,里面并没有自己上一位的哥哥,去哪里了,昨天不是大家一起回来的吗,而且就属他醉的最厉害,他能跑去哪呢,一松突然有点莫名的担心,总觉得自己这位现在不知道跑去哪里的哥哥好像出了什么事,想到这里,一松有点清醒了,小便之后走到洗手间的镜子前准备收拾一下自己出门找找自家哥哥。

“哈~——啊~”一松打着哈欠一如既往地拿出牙具准备刷牙。

“啊~不要……嗯啊~”一松好像听到了谁的呻吟声。

“不,不要碰那里,唔,快住手,嗯~”

一松觉得好像出现幻觉了,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洗手间里总觉得听到一个细小的声音在一直不停地呻吟,什么原理?单身太久都出现幻觉了?觉得自己脑子好像不太正常了的一松甩了甩头,想把自己脑子里奇怪的想法甩出去。然后用力的挤了下自己快要用完的牙膏。

“啊!要出来了……唔,快,快要出来了!”

一松已经忍无可忍了。“淦,到底是谁啊,不能体贴点吗,恩恩爱爱的很快乐是吧,听着你们卿卿我我的可是个单身了二十多年的超童贞啊,给我多体谅一下别人啊喂,还有到底是哪里传来的声音啊,大早上的给我克制一点啊蠢货。”没有任何回应,一松看着镜子里暴走的自己砸了一下嘴,“切,白痴。”

“一,一松。”

是自家哥哥的声音,想也没想的就回应了“怎么了轻松。”一松回头,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哥哥,转过来,再转过去,还是没有,哪里传来的声音

“轻松?”
“撸松?’
“轻松哥哥?”
并没有应答的声音,一定是喝太多了,都出现后遗症了。

“一松…我在你手里。”一松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只有牙膏,可能是真疯了,幻听就算了,还真往自己手里看,唉,一松把自己手里快用完的牙膏翻了过来,使劲挤了一下,“呕~”从里面挤出来了绿了吧唧的东西,我的牙膏是绿色的来着吗?

正想着,那坨绿了吧唧的东西撇了撇那张三角嘴,“不是说不要了吗,用那么大力气,我都怀疑自己要被挤碎了。”说着那坨绿了吧唧的东西还抖了抖。

一松带着疑问,对着那坨绿色不明物开口了,虽然他不太觉得那坨不明物就是自己上一位哥哥,但还是问了。“轻松?”一边不可置信的揉着自己的眼睛。

“恩,没错,我就是松野轻松,你们家的三男,你没在做梦。”

贴心的将自己没在做梦都解释了,是不是还应该感谢感谢你?“所以你这是变成什么了,绿了吧唧的一坨,看起来好恶心。”

“难道一松你自己的牙膏你不认识了吗,我这明显是牙膏啊,从牙膏盒里挤出来的难道是哔——吗?”

一觉醒来最喜欢的哥哥变成了我的牙膏,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也就是说尼桑你变成牙膏了?能用吗?”一松作势要把站?在牙刷上的哥哥塞进嘴里,想当然的受到了强烈的阻止,“别一脸理所当然的就把我往嘴里塞啊一松,你先用我的牙膏好了,能先帮我把我塞回去吗?”

“嗯......好吧。”

将挤到牙刷上的牙膏对准牙膏管口,一松努力的想让牙膏听话的进到里面去。

“轻松,你自己也努力一点,屁股抬高一点。”

“……啰嗦,那才不是屁股,快点,再用力点,啊~慢点,就要进去了,唔……啊~进去了……”

这么社情真的没问题吗,一松虽然沉默寡言,但是心里的吐槽其实一刻也没有停过,当着自己弟弟这么叫真的大丈夫?怎么听也不像是在塞牙膏吧,虽然我也没听过塞牙膏会有什么声音,但是至少现在这样肯定不太对吧,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啊,为什么会变成牙膏啊,怎么还会动啊,为什么只有眼睛和嘴啊,怎么还有点可爱,这踏马什么生物?!即使心里的吐槽和疑问已经爆炸了,但是表面上一松还是没有丝毫波动。

“轻松,你剩下来的这些粘到牙刷上的怎么办?”

“大概扔掉吧,又弄不进来,又没什么用。”

轻松晃晃悠悠的从牙膏口里探出半个绿色的小脑袋看着一松,一松觉得这坨软乎乎黏糊糊的绿色可能比自己想的要可爱,他现在有一个大胆的想法,看着正紧盯着自己的小东西,嘴角突然扬起诡异的笑“轻松尼桑~这是你的身体哦,现在,我要把它这样......”一松伸出了舌头,在轻松地注视下,舔了上去,一松不断的舔弄着牙刷上轻松的痕迹,笑的越来越猖狂。

“你是笨蛋吗,舔牙膏干什么?”正在进行的舔的动作停了下来。

“诶,这不是你的身体吗,舔你的身体你都没有反应的吗?”

“哈?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啊,怎么可能会有反应啊,你是笨蛋来着吗?”

“嗯......总觉得,很抱歉。”

轻松对自己弟弟的变态行为没有什么看法,他已经习惯了。“一松,在我变回去之前,先不要告诉那群混蛋们,不然我绝对会碰到什么不好的事。”一松用着轻松没能塞回瓶子里的牙膏刷着牙,薄荷味萦绕在齿间,游走于唇舌间,突然之间刷牙也成了一种享受。

“轻松”

“什么事”

“呼~”

“啊啊啊,不要突然吹气啊,笨蛋”

“因为牙膏快要用完了,不吹起来的话一直放着很可疑的,而且这样你待的地方也大一点,这样你也比较舒服。”

“谢谢”牙膏轻有点害羞,但是绿色的牙膏怎么也脸红不起来,只是慢慢打着滚挪动到了牙膏管最尾部,任一松怎么叫也不肯出来。

“所以你为什么会变成牙膏啊,一大清早的你对牙膏做了什么然后遭报应了?”

轻松回忆着早上发生的事,他跌跌撞撞迷迷糊糊的爬起来,结果在洗手池大吐特吐起来,感觉自己的胃都要呕出来了,但是吐完确实舒服了不少。轻松随手拿起杯子漱了口,然后就开始刷牙,正口吐白沫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再醒来就发现自己在一个狭窄的场所里,想出去也找不到出口,全身都是透明的绿色,这什么鬼?好不容易摸到了一个圆形的向师门一样的东西,手脚都使不上劲,只能拿自己绿色的头来回的顶着那扇圆圆的门,努力半天无果,轻松不由得开始审视起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紧贴着自己的像是塑料,向下看去下边还有着一点一点的绿色不明物,这什么东西,凑过去闻了闻,薄荷的清香味,脑子里开始运转,这什么东西来着,超级眼熟,好像是某个每天都要用的东西来着。正考虑着问题,突然那扇门被打开了,轻松看到门口出现了一只巨大无比的毛刷,虽然不想往那方面考虑,但是果然,我变成了牙膏???

轻松觉得这可能是在做梦,翻身准备继续睡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了挤压的感觉,大概是想把自己挤出去吧,开什么玩笑,真的是牙膏吗,力道越来越大。别闹了好吗,被挤出去不就得进嘴了?寿命不就结束了吗,轻松努力的和正推挤着自己的手作斗争,这到底是谁的牙膏啊,挤不出来就给我放弃啊。

轻松觉得不太妙,自己那不知道什么部位在什么位置的身体竟然该死的敏感,这到底什么构造啊。

“啊~不要……嗯啊~”奇怪的地方不停地在被挤推

“不,不要碰那里,唔,快住手,嗯~”,自己的身体眼看就要暴露在空气里了。

“啊!要出来了……唔,快,快要出来了!”轻松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淦,到底是谁啊,不能体贴点吗,恩恩爱爱的很快乐是吧,听着你们卿卿我我的可是个单身了二十多年的超童贞啊,给我多体谅一下别人啊喂,还有到底是哪里传来的声音啊,大早上的给我克制一点啊蠢货。”

啊,是一松啊,太好了,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非常不妙,“一,一松”他试着开口,也顺利的得到了回复,“一松,我在你手里”他放下心来,然后深刻地感受到了来自自己弟弟的疼爱,轻松感觉自己肠子都快被挤出来了,恩,自己现在好像没有肠子,“呕~”轻松顺利地被挤到了牙刷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轻松脑子里的回想结束了,却说不出口,可能被牙膏嫌弃了自己刚吐完就刷牙的行为这种话莫名的说不出口啊,现在的牙膏怎么回事,太我行我素了吧,你们身为牙膏不就是应该被用来刷牙吗,这点小事都计较是要怎么样啊?随便就把人变成牙膏什么的太过分了吧,要是所有的牙膏都这么厉害怕是要世界末日了吧。


(最后轻松在自家弟弟又开始捏捏捏自己的行为中还是一五一十的招了)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45 )

© 化作千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