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千风

头像:@此处为家
杂食,主吃年中,三男右

牙膏松(二)

#ooc
#年中松(四×三)避雷注意
#流水账
#脑子有坑的产物

可以的话继续↓

对于兜里揣着牙膏这件事情,一松觉得非常异常,所以他很愉快的揣进了兜里,美其名曰带你去找找变回去的方法,实际上却揣在兜里往墙角一坐就是一小时。

“一松啊,我是不是平时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一松你好像完全不想把我变回去啊,而且你身上好热,体温这么高没问题吗,发烧了吗?我已经快被你烤化了。”

“啊,抱歉,我现在就带你去找方法变回来。”

“一松,真的没问题吗,没有不舒服吗?”

“嗯,没问题”但是你再问可能就有问题了。这么想着,一松掏出了兜里的牙膏,向外走去。

“一松哥哥要出门吗,真稀奇呢。”

“恩,稍微去喂个猫,都已经醒酒了吗。”

“是的哦,一松哥哥喂猫为什么要拿着牙膏呢,牙膏可以吃的吗,好吃吗?”一松显然没有想过这句话有多么危险,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手和牙膏已经被十四松一起塞到了嘴里。

“!!!十四松快住嘴!这不是能吃的,啊!!!要被吃了!救命啊!”

手臂被吞掉了半只,十四却一点松嘴的意思也没有。

“一松哥哥叫的真大声呢”十四松笑得一脸天真。

所以说那浅浅淡淡的态度到底是怎么样啊,一松正想采取什么措施的时候,十四却突然变成了猫眼,嘴巴也大张开,一松不知道他是想到了什么,但是他深刻的明白,这就是机会,连忙把半只手臂抽了出来,对于自家兄弟身体到底是什么构造这件事情选择了无视,急忙用一旁的毛巾不停地擦拭手里一直紧攥的牙膏。只见十四用袖子挡住了嘴巴,歪着头,讷讷的开了口

“轻松哥哥?”

“对,轻松他……诶?十,十四松,你在说什么啊,哪里有轻松”

“牙膏,上面有轻松哥哥的味道,而且很浓郁,就像轻松哥哥在里面一样。”

一松被吓得够呛,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他受到惊吓的就是最好的证明,十四松没理由会知道的吧,这已经不是野生直觉能解释的了,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构造啊!

“那种事情......那种事情怎么会......”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嘛,哈哈哈哈,而且味道也有微妙的不同呢,muscle muscle !hustle hustle!”十四松笑着跑开了。

“总觉得......”

“有点恐怖呢”手机的牙膏发出微弱的声音。

“是的呢......啊,轻松你没事吗”

一松拧开盖子,那坨绿色立刻就钻出来了半个圆润的身子。
“还好还好,还以为要死了,太感谢你了啊一松,不是你的话我可能就要变成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了。”三角嘴一张一合的讲着劫后余生的感想。

“不用......我去给你洗洗,不对,再出点什么意外就不好了,直接去找大裤衩博士吧。”一松说着旋上了盖子。

尽管在别人看来只是普通的多云转晴,但是在一松的眼里,今天的阳光好像都格外顺眼,感觉好像就算直视太阳也不会刺眼,第一次感觉这么触手可及呢,那个太阳。

“轻松,变成牙膏之后有什么感受吗?”

“恩......觉得自己变得很干净了算吗,身心都干净了,虽然我现在外边还挂着口水。话说我还以为一松你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帮我想办法让我变回去呢,毕竟你是个抖S啊。”

“虽然调教轻松你的时候很有趣,但是现在这个状态S不起来啊,我对可爱的东西下不了手的。”虽然有点诡异但是果然还是好可爱啊。

“诶?一松是在夸我可爱吗,难得这么坦率呢,但是对现在的我s不起来是一松对现在的我没有兴趣吗,稍微有点难过诶”

“这什么对话,你是抖M吗,总之正常的你S起来才比较有乐趣啊”

路边的小女孩指着一松对自己的妈妈说道,“妈妈你看那个哥哥,在和自己说话诶”年轻的母亲连忙拍了一下小女孩的头,“不要用手去指啦”一边说着一边向一松表示歉意,一松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介意。

“一松你被当成奇怪的人了哦”

“你也想想是因为谁啊。轻松......等你恢复正常了,我有话要和你说......”

“现在不行吗?”

“恩,不行,必须要当面说”一松有点开心的双手插着兜,左手不停地在戳着口袋里的牙膏,之后要怎么表白好呢,想到轻松可能会出现的表情,一松兴奋的简直要从鼻子里喷出热气了,真是欲罢不能啊。

“这个没办法呢”大裤衩拿着放大镜对着轻松看了一会之后干净利落的下了判决,“很抱歉,这个我真的是无能为力的”

“哈?你说什么?”一松揪起大裤衩的白大褂冲他喊着,开什么玩笑,那可是最喜欢的哥哥啊,从此变成软趴趴的牙膏什么的,绝对不要啊,还有很多话没有和哥哥坦白呢,告白也没有好好说出来过,这什么狗屁现实啊。因为这种破烂的理由自己的恋情就要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吗?

“绝对有方法的吧,既然能别变成这样就绝对能变回去的对吧,喂,回答我啊”

“一松,别这样,是我自己搞成这样的,别迁怒别人”轻松也难过的要命,本来正常的人生突然被这莫名其妙的变故搞得乱七八糟,但是已经很麻烦了,再给别人添麻烦什么的就太不好了,而自己的弟弟居然这么在意自己的事情,难过中又多了一些开心。

啧了一声,一松放开了大裤衩博士,“就算你无所谓,我也一定要把你变回来啊,我还有话没讲不是吗,我是一定要当面告诉你的。”我知道你不可能无所谓的,但是我比你更加的在意。

“一松......”

“方法,不是没有的”大裤衩给自己顺着气,一边说出了这样的话,一松听到后又揪起大裤衩的白大褂。“有就快说啊”“方法确实有,但是我是做不到的”

“什么方法?”

“那就是……”

tbc……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还想开坑,但是一个也不想填,而且不到半夜不想写,一写一点就想沉迷岛松,本来3号要发的,结果脱单了今天orz……

评论 ( 12 )
热度 ( 33 )

© 化作千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