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千风

头像:@此处为家
杂食,主吃年中,三男右


*极度ooc

*r15短打

*一チョロ

*群活产物

脖子上带着鲜明而深刻的疼痛,意识开始渐渐模糊,仿佛整个人漂浮在空中——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没错。说到底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如果有人现在看到就麻烦了。

一松觉得自己的手脚正逐渐发凉,甚至开始有些抽搐。身体里仿佛是一场祭典,血管里的液体正快速的流动着,和不断回响在自己耳边的心跳声共成一首欢悦的曲子。他们正庆祝着,在这个身体里忙碌的一生可能终于迎来了完结篇。

毫无预兆的,门被推开了,几乎是开门的同时,轻松就来到了一松的旁边。轻松抬头,紧盯着那双快要翻白眼的眼睛不紧不慢的开了口。

“你高潮了吗”

吊在半空的一松呜呜了两声,轻松赶紧把人放了下来,轻松整理着自己弟弟用来上吊的绳子,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

“再这样下去,我都可以出一个连载了,名字就叫——每天回家就看到我家的弟弟在上吊。”

空气争先恐后的涌进一松的肺部,一松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勒痕,满脸都挂满了愉悦的笑容。“没有在上吊,只是在自慰而已,谁家还没个自慰的成年弟弟啊。”

“不,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是这么直接的说出来就有点奇怪了,感觉,嗯......听起来有点恶心啊”细心地折好绳子打了个结,从书架里摸出自己的求职书看了起来,眼皮抬也没抬“而且一般人会有这么变态的弟弟吗,这周已经第二次了吧,玩出什么意外怎么办?”

“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变态,我只不过是把它放在了表面上而已,我这是释放天性,有什么不好吗?”

“不,一般释放天性也不会这样的吧,一般会有哪个弟弟拿自己用不到的那根东西对着自己同胞哥哥的脸吗?把裤子穿上啊喂,你糟糕的下半身都快要闪瞎了我的眼睛。”

把裤子往一松的下半身丢去结果失手丢到了脸上,一松把脸上的裤子拿下来,看了看眼前那张和自己一样的脸,慢慢凑近了过去。

“不试试吗,感觉还不错。”就像是恶魔的耳语。

没有听到回答的声音,但是一松接收到了来自自己上一位哥哥的视线,并且一下子就读懂了轻松眼里的跃跃欲试。

在那样的注视中,一松掐上了轻松的脖子,稍稍用力脸就涨的通红,喉结在虎口处来回滚动,却又被卡在虎口掐的位置不能继续向下,轻松张开嘴试图让自己从窒息的情况中解放出来,但吸入的空气却无法成功进入到肺部,一张一合的嘴巴让他看起来像极了离了水的鱼。声音也几乎发不出来,只能不停的拍着一松的手希望他赶紧放开。

轻松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还是被自己的弟弟掐死的,轻松不能够理解,一松怎么会从这么要命的事情里面得到快感。嘴角的口水被人轻舔去,放开手的同时,一松用自己的嘴吻上了轻松的,轻松一边喘气一边混乱的回应着扑面而来的吻,但最终却被咳嗽打断。

一松摸了摸轻松下半身的挺立,笑了起来。“怎么样,还不错吧?”

轻松翻了个白眼,碰了下弟弟的东西。“不怎么样。”



不到最后不交稿,越到死线我越浪

评论 ( 3 )
热度 ( 42 )
  1. 化作千风化作千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年中无休
    0723群活产出(一)

© 化作千风 | Powered by LOFTER